最新 热点 图文

美国军费开支为何“飙高”?(环球热点)

(来源:网站编辑 2017-09-23 07:26)
文章正文

  本报记者  张  红


  8月1日,参加2017“高贵伙伴”多国联合军演的美军士兵在第比利斯阿莱克塞瓦克空军基地集结。美国副总统彭斯7月31日抵达第比利斯,开始对格鲁吉亚进行为期两天的正式访问。由格鲁吉亚、美国等8国联合参与的2017“高贵伙伴”军事演习7月30日在格首都第比利斯附近的瓦贾尼军事基地开始举行。 
  塔穆娜摄(新华社发)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大演讲时指出,美国仍是世界的一个“伟大的朋友”。他还强调说:“我们的成功取决于一个由热爱主权的强大和独立国家组成的联盟,来促进自己和世界的安全、繁荣与和平。”几乎同时,美国参议院通过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来金额最高的国防授权案。显然,这位“伟大的朋友”有“军事优先”的明显倾向。

  近7000亿美元

  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2018财年起始于2017年10月1日。美国参议院周一以压倒性优势批准了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将向军队提供近700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依照这份国防预算,美军计划扩大美国的导弹防御力,减少关闭军事基地。优先项目包括核打击力量的维护、网络作战和防御能力的提高以及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制。

  据美联社报道,按这一议案,始于10月1日的2018财年防务开支含6400亿美元基础开支,包括军队运行和武器购置,另外600亿美元用于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等冲突地区的开支,合计约7000亿美元。

  美参议院军事力量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表示,这份法案将是军事建设的开始,同时弥补预算不稳定带来的战备危机。麦凯恩解释道,增加国防预算得到了两党的一致支持,这表明了大家对美军如今所处的军事环境的不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要求军人做得多、得到得少。大部分的责任都归咎于上届政府,但在国会的我们不能逃避责任。”

  近来,美国在军事领域就没闲着。据俄新社9月18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当天证实称,美国将向阿富汗增加3000多名军事人员,驻阿美军人数将超过1.4万人。

  据以色列《国土报》9月19日报道,美国本周一启用了首个驻以色列永久性军事基地。以色列防空部队司令兹维卡·海莫维奇准将在启用仪式上表示,“这是以色列国家历史中激动人心的时刻,美国星条旗将首次飘扬在以色列军事基地之上。”他认为,此举将捍卫以色列免受导弹的威胁。

  美国参与的军演更是一场接一场。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报道,美国军方和韩国9月18日在朝鲜半岛上空进行了轰炸演习。据路透社19日报道,包括美国在内的九个国家,目前正在土耳其附近海域进行潜艇搜救演习。演习从本月8日开始,一直持续到22日结束。还有代号为“极光”的联合军演,目前演习仍然在瑞典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有来自美国等北约成员国和芬兰的1500名军人以及1.9万名瑞典军人参与。演习将一直持续至29日。

  此外,在即将到来的10月,美国依然军演不断。据韩联社报道,华盛顿、首尔和东京将于10月初举行联合军演。美菲也计划于10月初正式开始全新双边海军演习。《外交官》杂志评论称,这是在杜特尔特时代盟友关系面临挑战的情况下,美菲继续推进防务合作的一部分努力。

  “以实力求和平”

  美国军费开支为何“飙高”?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居高不下的军费预算凸显美军在全球的军事投放,新增长部分是为了应对朝鲜半岛所谓“威胁”、阿富汗战事和中东反恐等需要,增加军力部署投入,也包括一些新装备、新武器的研发投入。

  “提高国防开支,增加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这是确定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员常务副院长阮宗泽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朝鲜最近的导弹试验提高了美国的紧迫感,朝核问题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眼中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

  路透社认为,7000亿美元的巨额军费开支满足了总统特朗普“更大、更强美军”的目标。“就特朗普个人而言,他崇拜里根,渴望成为里根式的人物。”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不难理解,‘以实力求和平’是他所坚持的理念。”

  去年11月7日,也就是美国大选前夕,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两位政策顾问亚历山大·格雷和彼得·纳瓦罗,在《外交政策》网站发表《特朗普“以实力求和平”的亚太观》一文。文章指出,必须重拾里根时期“以实力求和平”的理念,取消自动减赤计划,增加国防开支,重振美国军力,特别是重建海军军力,包括将战舰增至350艘。

  事实上,早在大选阶段,特朗普就承诺将在任期内打造一支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显然,这需要巨额国防支出。

  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军事优先”的倾向更加明显。上台伊始,1月27日,特朗普总统就首次以军队最高统帅的身份造访五角大楼,并在五角大楼签署了“重建”军队的行政命令。美国之音电台网站报道引用特朗普的话说:“今天我将签署对武装力量进行伟大重建的总统令——将为我国军人提供新飞机、新舰艇、新资源和新工具。”

  而且,西班牙《起义报》近日发表美国宾厄姆顿大学社会学教授詹姆斯·彼得拉斯的文章称,军事精英在特朗普政府作重要决断时扮演重要角色。他们划定战场并迫使政府加强军事化。

  特朗普在联大演讲时说:“我们的军队将很快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队。”正如分析普遍指出的,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大幅提高国防预算,核心目的之一是扩军备战,维持美军的全球影响力。

  法案仍存挑战

  美国参议院此次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要变成现实还需“过关斩将”。按照美国立法程序,参议院通过的这份法案,将与众议院今年7月通过的版本进行整合,并最终协调出一个版本呈送白宫,由特朗普总统签字才能生效。有分析认为,这份法案要变成现实,还面临几个挑战。

  参众两院能否就预算总额达成一致仍存变数。今年7月众议院通过的国防预算总额为6965亿美元,其中基础预算6215亿美元、海外应急行动拨款为750亿美元。参议院批准的则是6920亿美元。双方在支出分配方面存在不小差异,如何协调是个问题。

  此外,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参众两院的预算总额均超过美国国会2011年通过的《预算控制法案》规定的5490亿美元的军费上限。国会必须废除2011年通过的《预算控制法案》规定或调整其上限。如果无法达成协议,自动全面减支计划将自动生效。

  此外,为抵消新增国防预算,白宫在今年提交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大幅削减了环保、医保、退休福利等开支,包括废除奥巴马医改并改革医疗补助计划,削减补充营养协助计划即食品券项目,大幅削减联邦雇员退休福利、削减残疾人帮扶项目等。其中,仅美国环保部门的预算就被削减了26亿美元。分析指出,民意也将为法案施加压力。

  不过,正如专家指出的,在《预算控制法案》框架下的确可能存在一些挑战,但既然两院都高票放行,应该还是可以追加相关立法来规避《预算控制法》限制的,只是这个过程中会对相关项目进行调整,让更多议员满意,同时在军费中加入更多“政治私货”。

 (责编:袁勃)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